瑞克陳的法律閒談-部落客怎麼判斷撰文有無侵害他人著作權

部落客撰文,最怕的應該是沒有辦法產生收益,其次就是帶來損失,除了內容違規或引起輿論反感外,最大的損失可能來自被控侵權,所以最好能自我檢查,可是到底怎樣才是侵權呢?

從一個朋友的問題說起..

前幾天一位網友,本身為雙寶媽的她半夜給我傳訊,有點心疼這個媽的辛苦,所以筆者仔細看了訊息,原來她是壓不下心裡的緊張,才拿問題來問,她被人講了好幾次,說她的某篇文章侵害著作權,到底有沒有侵權?需要怎麼處理?

侵害著作權使他人權利受損是有刑責的,且通常需要金錢賠償,難怪做媽的心理壓力大,來問問題是因為本性善良,所以筆者很認真的檢查被指侵權的文章,打算針對侵權的態樣提出比較溫和的方案,畢竟有人三番兩次地提醒,好像有點嚴重。

問題來了,瑞克陳對著作權的侵權態樣也算看得不少,尤其是網路上各種部落格的問題多多少少都有看過,可這樣的經驗背景硬是在文章中找不到侵權的問題,也就是說這篇文章要馬沒有侵權,要馬有筆者沒見過的侵權行為。既然可能是沒見過的問題,要心虛請教,所以請這位雙寶媽把通知的內容拿來看看,一看之下差點氣死,這個狀似善意的通知者根本不懂著作權,或者這個人根本是蓄意騷擾,為了後面的法律詐騙開路?

著作侵權的判斷

案件事實

以雙寶媽的文章為例,她以自己的實際經驗分享寶貝接受醫療檢查的過程,描述的內容包含醫生進行的幼兒能力測驗,為了具體說明,因此她將醫生解說的部分內容、測驗的一部分判準及醫學量表的一小段引述在自己的文章中,目的在提供讀者參考及理解,所有提及的部分均非全文,並以描述自己孩子的經歷情境為主,行文重點在寶寶受測的反應。

侵權判定原則

所謂的著作侵權,並非所有提到他人著作內容的行為都是侵權。判斷是否侵害他人著作權,首先需要確認引用他人著作的比例,其次引用的方式是否為全文照錄引用文章的目的為何,以這些資訊綜合判斷,不同的程度有不同的侵權判定。

其次,即使大量引用,也有利用方式是否屬於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的問題需要釐清。合理使用是著作權的法律詞彙,法律中明確規定某些利用方式與利用的條件屬於合理使用,則符合該利用方式與利用條件的行為即被排除在侵權行為的類型外,不屬於需要法律定義的侵權。

前面已經說過,撰寫一篇著作引用他人著作並非就是侵權,事實上,非常多的作者在撰著時會引用別人的著作來完善自己的論述,但是引用的內容必須確實具有意義,不可為了陳現對方著作的內容而浮濫引用與本身著作無關的內容,否則無法被視為合理的引用他人著作。既然是引用他人著作,除了圖片與照片,當然不得全文照搬,就算只是幾個段落甚至章節照搬都不行,必須是與引用論述的部分直接相關的句子或片段,其他部分可提供原作的頁數章節,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瀏覽原著。引用他人的文章片段,作為自己論述的佐證或參照,是合理的引用他人著作行為,但若以引述的方式把對方精彩的整段文字搬來自己文章中,藉以吸引其他不知情讀者的瀏覽,就是一種不合理的利用方式,不過是否構成侵權還是要看實際上發生的程度嚴重與否。當然還有其他的判斷標準,不過本篇只是閒聊,就不敘述太多法律上枯燥的判定原則,請有問題需要判斷的作者,就實際發生的案件再請教身邊的著作權專家好了。

現行著作權法中,不僅有明文規定的合理使用態樣與條件,其實還有規定利用行為是否得被視為合理使用的判斷基準,諸如是否有因利用他人著作而獲取收益、利用方式是否有使原作的市場銷量受到影響、是否因此利用方式而損害原著的收益等因素為考量綜合判斷。不過這些是法庭上的判斷標準,一般情況下無論引用人或原作者,瞭解這些只是作為是否要上法庭的參考,屬於是否需要訴訟的選擇或風險評估的部分,本文就不再贅述。

案件簡評

以這篇部落格撰文而言,作者是撰寫利用人實際經歷的經驗與讀者分享,本質上文內陳述的是親身體會的事實,加以其內容引用的他人著作,僅及於醫生告知的說明,並且文字偏重實際體驗的分享,就他人著作的引用是否正確完整都不確定,基本上是否構成引用都要請專家小心認定。

其次,這樣的引用屬於實際體驗的陳述分享,可以被視為受測者的監護人對該醫療方法的應用方式的評論,著作本身不僅不是文字討論的核心,就他人著作內提及的方法予以評論本就是現行著作權法所規定的合理使用行為,只要引用的內容都與評述內容有實質的關連,且引用的內容都有其必要性,則以此文的行文方式就很難被判定為侵權。

最後,這篇內容側重實際體驗,並非將他人著作大量引用陳現,我不知道這個提醒者用甚麼樣的心態閱讀他人文章,竟然認為這樣即可構成侵害他人著作權的行為,這樣的誤認當然是因為這個提醒者根本不懂著作權法所致,但是三番兩次的”善意”提醒,事實上增加同樣對著作權法很陌生的作者的心理壓力,因此這種提醒就很難被認為是一般所認定的善意了,以恐嚇的判准而言,這個媽媽怕到必須半夜來筆者信箱留言詢問才能睡覺,基本上可以理解為很具體的恐懼,而這個根本不懂著作權卻妄自出言提醒的人,就有可能以此由善意的提醒轉而被認定成惡意的恐嚇,所以請不懂著作權的人特別注意,不要就自己不懂的事情發出不適合的言論。

結語

現在網路上每天產出的著作很多,因此重視著作權法的作者更多,說穿了,作者在意的是自己的利益,因為著作是自己辛苦的創作,關心自己從創作中產生的利益實屬理所當然,這也是私權的意義,私人對於自己權利的關心於情於理都很容易理解,即使有時候由於不懂法律規範而做出過度的主張,經法律判斷及公平的處理後都可以有效解決,不會產生其他法律問題,但是著作權的爭議僅限權利的所有者及引用該著作的人之間處理協調,與法院公證機構以外的任何人皆沒有關係,沒有其他人參與的空間。

不懂著作權法的人在著作權的私權爭議中不適合隨意發言,尤其是所謂「善意的提醒」究其本質就是對引用人的騷擾,因為無論對錯不懂就沒有正確性可言,這樣的提醒在現行法之下很容就可視為恐嚇行為,不僅沒有必要,並且對引用與被引用的雙方都毫無助益,只會片面增加引文作者的壓力跟傷害。如果確定有法律上的侵權行為,讀者大可直接通知權利人,因為著作權是私權,權利人自己會判斷是否處理與如何處理,因為只有著作權人有權利決定,受影響的也只是著作權人自己的利益而已。但若是他人一知半解的所謂提醒,還不如保持安靜,無謂的發言根本毫無意義,因為法律是白紙黑字,沒有所謂的可能、也許、大概的空間,依據只有法條明文,判斷只有法院一家,法院或著作權人以外的其他人等不僅無權判斷,也沒有權利置喙,請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自由權。

這篇閒聊供各位讀者參考,希望大家都能在安全合理且不受他人干擾的環境,運用自己的創作獲得最大的收益,謝謝您的閱讀。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