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Know How系列:5分鐘搞懂網路上的公開場合

網路上的公開場合,幹嘛要懂?因為無論污辱、侵權或其他刑事罪,常提到“公然”或“公開”,提及這兩個詞的事件好像罪名都比較重,而且常判決有罪,為什麼呢?我們一起花5分鐘來搞懂。

前言

很多刑事罪名,例如公然污辱、公開傳輸、著作侵權、毀謗…..等等等,這些在網路上經常聽到,也常常發生在網路使用者身上,但是到底怎樣才算是這些罪行所指的行為呢?其實有很多的認定要件,而這些罪名的共同特徵之一,就是必須是在公開場合發生的行為。但是,人身處於公眾場合的情境還比較好理解,網路不就是我跟電腦?哪來的公開場合呢?這樣想的人,就是容易因為錯誤的認知被定罪的人,如果你也搞不清楚,建議花個五分鐘把這篇看完,看懂以後,就不要再連自己行為是否屬於公開場合這種小事都要找個法律專家敲一下,這種事情就像每次報警被尾行,警察都要問你有沒有看到長毛象一樣,很煩的。

公開場合的定義?

所謂的公開場合,就是當一個區域出現超過兩人,並且出現的人數眾多,或者出現的人中有彼此不認識的人,就是公開場合。可是我都認識,為什麼還算公開場合?這是好問題,認識有很多種層次,確實很多人都認識,但是知道名字是認識,知道這位仁兄叫甚麼名字也是認識,知道這位仁兄姓名、年齡還是認識,知道這位仁兄的工作當然也是認識,知道這位仁兄的另一半是誰又是一種認識,認識百百種,到底你說哪種?筆者在這裡說的是,當網路場合出現的人,彼此之間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每一個人熟識到如家族成員一般,而且這個場合沒有對外封鎖,或者只要符合某些條件就可以加入,那麼這樣的網路場域保證、一定就是公開場合。簡單的說,目前只有小規模的家族聊天群比較容易被認定為非公開群組,其他幾乎無論是私密社團、工作群聊、同業討論區或者社團聊天室等等,都被認定為公開場合,無論臨時組的或者常設的群組都一樣。

由於家族聊天室類別容易發生的問題,基本上不容易被聽到,所以,就目前的各種案例而言,幾乎看不到不被認定為公開場合的網路群組。

網路上的公開場合類型

公司群組:這樣的群組本身,可以很小或很大,但是一個公司總有熟跟不熟的人,所以只要是工作群的類型,基本上就不可能是私密空間,你再如何舉證彼此都認識都沒有用,只有兩三人的群組例外。

事業群組:有些產業,例如業務,可能為了互通有無、交換情報、轉介客人、合作、專業研究或其他理由,一大群人加入一個討論群,這樣的群組必然有人不彼此認識或不相熟,所以這樣的場合當然也是公開場合。

團購/消費/同好群組:有很多團購、開團、社團、勸敗、嗜好同好、卡漫同人或遊戲公會等,各種理由被拉在一個空間、討論版或任何類型的群聊,由於成員之間大部分都不認識,或者只確定彼此的專長或專業,其他資訊包括性別往往都難以確認,就算確實有使用帳號密碼或限制使用者加入,這還是公開場合,並沒有辦法構成私密社團的條件。

交友、配對、紅娘、婚友、同性或約炮群組:這種類型的群組只有經營者可能彼此相熟,其他的成員當然都互不認識,不要說甚麼都是一個社團甚麼的,說不認識就不認識,不用問了,這樣的群組絕對屬於公開場合。

公開場合的禁止事項

所以公開場合到底不可以幹嘛?

其實不可以在公開場合幹的事情多了,簡單的舉例讓看倌比較容易理解,例如國慶日的時候,你不敢在總統府前廣場幹的事情,或你不想在這樣的場合看到別人做的事情都不可以,表達意見這種屬於言論自由範疇的不算,可以想見真的很多不能做。所以具體的從刑事罪的角度來看會簡單一點,例如在這樣的場合,你可以說英皇醜(事實),但是不可以說她是妖怪(毀謗),你可以說她是老處女(事實),但是不可以說她是變態老處女(污辱),你可以把網美的照片偷偷存下來自己想幹嘛就幹嘛(想歪的自己去角落畫圈圈),但是你不能偷網美的照片去亂改上傳(改作、公開傳輸)、去當自己的頭像(重製、冒用),當然也不可以宣稱自己是該網美(詐騙),尤其是男生(變態,咦?!)。

萬一做了會怎樣嗎?

這樣問的人,筆者認為比較欠揍,因為可能發生的行為種類太多了,誰知道哪個行為涉及哪些罪名?而且也不知道要告的人如何蒐證?更何況,現在顏色即正義的年代,很容易就犯了其實好像不應該涉入的罪名,所以筆者也說不出來到底做了甚麼會有甚麼後果。總之,無論有多麼憋不住或者想使用網路上的各種著作,也請不要隨意發言或使用別人著作,因為其實就算沒有人追究,只要是著作就必然有創作人,只要是發言就應該要有事實根據,有作者就應該要取得使用授權或同意,事實根據當然不可以是道聽途說,這些認知應該是網路時代的國民基本道德,也是現代網路使用者應該具備的法律常識。說到這裡還要問為什麼的人……..請被告了再來找筆者,保證用最誠心的微笑幫你超渡,錯了,是提供能力所及的服務,並且收取高昂的諮詢費用,不對,是依照慣例收費….(奸笑)。

結語

寫這篇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回答這種問題回答到煩了,自己最近來找筆者問過的,請隨便對號入座,因為這篇就是在寫這些人,有問的都有份。當然有些人是因為對於概念的困惑,所以想知道答案,這樣的人其實從語氣就聽得出來,因此筆者都會盡力滿足各位的求知慾望。但是總有些人是希望幫自己脫罪,所以拼命想要找縫鑽,可是這樣的人請注意,即使筆者說你無罪,難道就能代替法官的判決?還是說這樣你可以去罵法官,說筆者是這樣說的,法官是判斷錯誤?有這樣的勇氣,固然是值得期待,但是絕對不會成功,因為在法律這個圈子筆者相當資淺,大部分的法官都屬於師長輩的,所以這樣講害筆者被老師罵的…敗訴也就在情理之中囉。

讀者來自四面八方,有機會聽到筆者回覆”不然你去試試看”的請注意了,筆者很忙而且收入很少,事情多到做不完,沒空經常擔任高級心理諮商師,想要找筆者獲得心理安慰,至少要有禮貌而且不可以無理取鬧,至於想批評或練習狡辯的,請另尋高明謝謝,某社團的金城老師應該會很樂意奉陪……(大笑)。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